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明鐵骨 > 第369章 托孤(祝大家端午安康!)
    隨后的一個半月里,正像王化行說的那樣,盡管清軍依托堅城、堡壘層層布防,層層阻擋,但是堅城卻無法阻攻城炮,要塞無法阻擋火藥,看似堅固的要塞在攻城炮的炮機下,被轟擊成了廢墟。曾經堅不可摧的要塞變成了一個個墳墓。

    接連幾仗,清軍的防線不斷的被撕開。盡管在費揚古的指揮下,庫爾代等地的清軍還是撤了出來,未傷元氣,但是卻無法阻擋連連取勝的明軍進攻。盡管清軍沒有損失主力,但也是損失慘重,費揚古的麾下已經只剩下不到二萬人馬了。

    天險、地利,并沒有給清軍太多的保護,甚至反倒讓試圖信賴天險地利的清軍,陷入新的危機之中——明軍多次翻過大山迂回到費揚古撤退的必經之路上,層層阻敵,盡管每一次,費揚古都可以沖出明軍的阻擊線,但每一次都會丟下不少人馬。唯一讓人慶幸的事,因為那些山路險要。所以每一次明軍派出的阻敵部隊,大都是小股部隊。甚至,他們的目的只是在于擾敵。所以清軍總能夠輕而易舉地沖破他們的阻擋。

    面對追擊而來的明軍和阻攔,費揚古開始變得驚慌失措,卻又無計可施。他心里很明白,只要自己退卻的慢一點,隨時都有可能陷入明軍的重重包圍之中,必然遭到全軍覆滅的下場。可要是全軍后撤,又必須有皇上的旨意,沒有旨意后撤,最后也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恰在這時,皇上的派來了信使,直接下旨告訴他,讓他撤下來,有了皇上的圣旨后,振作起精神的他,立即下令全軍后撤。

    清軍撤退的速度很快,甚至明軍追擊部隊根本沒有機會迂回阻攔,而且崇山也阻擋了大部隊的迂回,小股部隊的襲擊,也不過是只是襲擾罷了,就像之前一樣,只是起到拖延的作用。

    所以到最后追擊的明軍也只能望敵生嘆,感嘆著清軍行動的果決,撤退的果斷,當然更讓人感嘆的恐怕還是他們逃跑的速度。逃跑速度之快,甚至讓人懷疑他們是不是全部都騎了馬,成了騎兵,恐怕即便是騎兵也趕不上他們逃跑的速度。

    有時候人們不得不承認,在面臨生死關頭,人們的潛力總會得到最大程度地挖掘,就像現在這些倉皇逃跑的清軍一樣。

    士兵可以逃。將軍也可以撤。

    但是皇上能夠逃到什么地方呢?

    屋里的御案上,堆滿了各地來的奏報,最多的當然是靖南留守的太子送來的,而且大多是勸皇上說,皇上萬金之體,不宜再受征戰之苦。請皇上以國為重,立即回鑾。這些奏報的內容,沒有一個人去提現在的時局,似乎所有人都沒有看到局勢的緊張,奴才們看不到,作為皇上的玄燁卻不能去看,不能不去想。

    “朕,把費揚古從前邊撤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頭也不抬的玄燁直接說道,他都沒有去看一眼王化行。

    “看樣子,這層層防守是不行了,王化行,你告訴朕,現在咱們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將費揚古撤下來!

    這并不是王化行的建議,他只是說出了層層防守不行,是徒勞的送人頭。與其這樣給明軍送人頭,還不如把軍隊撤下來。至少只要有人在總還有辦法去想。

    萬一要是人都沒有了,到時候可就沒辦法去想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怎么辦?

    皇上的問題,讓王化行一時間不知應該如何回答,他也知道,皇上想要聽到什么樣的回答,可他同樣也明白,大清與明國的差距,現在一開始就出現失誤,又如何能收場呢?

    可即便是在不好說。有些話總是需要說出來的。

    想到這兒,王化行跪奏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斗膽問上一句,咱們大清國與明國打起來的話,論實力,誰會贏?”

    其實問題的答案大家都很清楚,只不過從來沒有人像他這樣直接的說了出來。即便是直到現在對于大清國而言,他們仍然會用自我麻痹的方法。去逃避著現實,逃避著大明遠遠強于大清的現實。

    甚至有時候為了逃避這個現實,他們會拿當年如何在遼東擊敗明軍,打的明軍不敢出城。如何浩浩蕩蕩的殺進中原,占據中原的昨日輝煌,來證明大清國的強大。

    但是即便是自我麻痹,也知道事實的真相。有一些問題總是無法逃避的。

    玄燁沉默著并沒有立即回答,他盯著王化行,似乎是想看出他為什么會問這樣的問題,見其滿面的赤誠,心知他是想知道答案,知道他這個當皇帝的看法。片刻后才答道。

    “明國人口過萬萬,實屬當世之大國,火器犀利,遠非人力所能擋,其披甲精銳不下百萬,幾與我國人口相當,兩國交戰自然是明國占上風。”

    盡管這么說,盡管說的也是事實。但是玄燁隨后又說道。

    “但水無常勢,兵無常態,明國再強,當年太祖皇帝不也是輕易敗其數十萬大軍嗎?”

    電視只到了這個時候,作為皇帝的懸液,仍然選擇在言語上,為大清國挽回那么一點面子。畢竟現在大清國的里子已經丟了,要是面子上再不想辦法去保住那么一點。那日子可就變得更難過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所言甚是,說得也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抬頭看著皇上,王化行又說道。

    “臣這兩年,自甘墮落,不曾為皇上分憂,只是在家里看著史書,尤其喜好看元史,還有明史朱洪武那段,畢竟,明人皆稱興乾是“小太祖”,而他中興明朝,確實也是如此。臣看元史時的,總看到蒙元失國之后,面對明軍,即便是蒙元有數十萬,也總是一敗再敗,所謂朝廷也只能在草原上四處奔逃,不知多少蒙人先后降明。按道理來說,這個時候,朱洪武應該放過北元,可是他仍然決心要拿下北元,從不曾給北元偏安于蒙古的機會,后來藍玉率師十五萬北進。北元一路逃至到捕魚兒海,藍玉一路追擊,隨后被藍玉殺的大敗。脫古思帖木兒帶著太子天保奴、知院捏怯來、丞相失烈門等數十人逃往和林方向,行至土剌河一帶,為其部將也速迭兒所縊殺,捏怯來、失烈門南下,投降明朝。經此一役,烏薩哈爾汗的次子地保奴、嬪妃公主一百二十三人、官員三千余、人口七萬七千多、馬駝牛羊十五萬多頭,以及大量印章、圖書、兵器、車輛,都被明軍俘獲。”

    從王化行提及北元時,玄燁就陷入沉默之中,他垂著眉頭默默不語的坐在那,他同樣也看過史書,尤其是這一段,更是字字翻看,字字推敲。早已經倒背如流了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他才會在北元的身上看到了大清國的將來,看到了自己的將來。

    “此役之后,黃金家族,也就是忽必烈家族喪失了在蒙古人中至高無上的中央汗國的地位,大多數蒙古部落宣布脫離它而獨立,先后降附明朝,再后來,永樂討伐草原,將其余部蕩盡,世間也就再無北元了。”

    王化行的話聲落下時,玄燁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對于明朝皇帝來說,成吉思汗的黃金家族的元朝已經完結了,草原的那些新君主是一支沒有顯赫歷史的民族,他們不可能如黃金家族那樣具有無上的威望和號召力。那么,元對于明的威脅就應該自此結束了。當年,父皇為何對永歷窮追不舍,也正因如此,永歷是正統,不殺他,我大清國永遠不得安寧啊!”

    一聲長嘆后,看著王化行,玄燁知道為什么大家都會在那里趕盡殺絕。為的是什么?為的就是能夠坐穩江山。為的是不給子孫后代留下隱患。

    玄燁又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年,也就是你,能說出句真話來,其它人……”

    可不就是這些年,可真沒有幾個人會說出這樣的實話,他們都在那里想辦法維持著大清國的面子。

    也就是一群奴才,只有一群奴才才會千方百計的維護著主子的面子,而不是幫主子擺脫眼下的難關。

    搖搖頭,玄燁長嘆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心里知道,可卻沒有誰出這句話,于他們而言,也就是奉誠主子罷了,這忠言逆耳啊!”

    他的話說得十分親切,可也說得十分動情,甚至言詞誠懇非常。大有一副到現在才認出忠臣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朕這兩年沒用你,你有怨言也是對的!”

    王化行連忙叩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臣不敢!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當然只能這么說,要不然的話豈不就是在說皇上是有眼無珠,不識忠良?

    “算了,錯已鑄成,即便是朕現在重新重用你,又有什么用,大局難返了。這件事,朕失算太多,朕只想著中興大清,卻不曾想于明國來說,只要朕在,愛新覺羅家的大清,就是他們的心腹之患,他們是絕不會允許我們在那的,就像當年朱洪武滅北元,咱們剿永歷一樣,大家都知道,不能給對手喘息之機,只要朕在,我大清對明國就是威脅。興乾皇帝一代賢君,又豈會看不到?這些年對我大清窮追到底,不把咱們大清國滅了,不把朕殺了,他就不能安臥中都,這……”

    斬草除根,以絕后患。當年大清國對永歷就是如此。為的是什么?為的正是大清國能夠千秋萬代的坐穩江山,為的是不給子孫后代留隱患。

    現在在明國的眼里,大清國也就是那個隱患。他們不殺盡愛新覺羅家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    站起身來,玄燁在屋內走了兩步,然后長嘆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只要朕在一天,朝廷在一天,明國就會窮追不舍的,朕說的對嗎?”

    其實對于這一切,從書中看到元朝的下場。玄燁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將來,知道自己會是什么樣的下場。不管不甘心,但是即便是在不甘心,又能怎么樣呢?

    現在大清國已經到了眼下這種地步,即便是在爭,又能爭出一個什么所以然。

    跪在皇上面前,王化行叩著頭顫聲答道。

    “臣無能,臣無能,讓皇帝憂心如此,臣實在是罪該萬死,萬死。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除了叩頭認罪之外,就不能說其它的話了。再說話恐怕是要掉腦袋的。所以也就只能跪在這里唯唯諾諾的磕頭認罪了。

    “其實,黃金家族敗了,但是蒙古人還是在的,后來的土木堡之變,不是讓大明丟盡了臉面?再后來達延中興,其實,蒙古還是有機會再崛起的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說出這番話的時候,玄燁并不僅僅只是想到了蒙古人,他同樣想到了那個逃到印度的蒙古人,他們當年是何等的倉皇,但是現在卻幾乎占領了整個印度。國土之遼闊甚至不遜于大明。

    既然他們可以,為什么大清國就不可以呢?

    在大清國的實力可是遠遠超過當年那群形同乞丐的蒙古人。

    當然并不是沒有區別的,兩者最大的區別就是大清國的身后有一個不死不休的敵人。

    對于大明來說,只要他愛新覺羅玄燁。還活在世上一天。他們就絕對不會放過大清。只要大清的朝廷還在,他們就會繼續追擊下去,哪怕是天涯海角都不會停下來。

    而這一切正是那些史書給他的提示,也正因如此,他才會做出那個決定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已經打定了主意的玄燁說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人在,總有機會再崛起,可如果沒有人,就什么機會都沒有了,就像哈薩克、布哈拉,他們再也沒有機會了!”

    人才是最關鍵的,也正因如此,他才會把前方的部隊撤下來,就是為了保住人。只要大清國還有人就還有那么幾分恢復當年的希望。要是把人都丟在了這里,到時候大清國就會像這里的布哈拉人一樣。徹底的從這個世上消失。

    看著遠方,玄燁又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就像你說的那樣,咱們這么層層阻敵,其實,并沒有多少意義,永遠擋不住明軍的進攻,最后他們會打到靖南,會不斷的奪下咱們的地盤,在這時候,咱們的兵被他們殺光了,人也被殺完了,大清國就再沒有崛起的希望了,王化行,朕說的對吧!”

    盯著王化行。玄燁的語氣中帶著一些無奈,但是神情卻又很堅定,畢竟他的心里已經做出了決定。現在已經到時候了,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。

    “臣萬死!”

    又一次叩頭,王化行又一次請罪。現在除了請罪磕頭之外,他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萬死?要是萬死能救大清國的話,朕是不惜萬死的!”

    玄燁感嘆一聲,那些個當奴才的,動不動就是這副樣子,在那里磕頭請罪,可是除了磕頭請罪之外,他們又有幾個人能夠真正的為大清分擔一點?

    也許正是因為對于那些奴才們的失望,才會讓玄燁今天說了這么多的話。而且說的都是掏心窩子的話。

    “萬死,是死不成了,可是一死卻是可以的,朕或許救不了大清國,但是,卻有法子救下旗人,有法子給愛新覺羅家留下一絲元氣!”

    皇上的話,讓王化行跪的更低了,他沒有說話,只是跪在那里。他已經猜出來了,皇上想要怎么樣去保護愛新覺羅家的一點元氣。

    回頭看到王化行跪在那里候著,玄燁按下心中的煩燥,對他說道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,朕給你一萬精騎,你從這里一路撤往靖南,要日夜兼程,等到了靖南,告訴太子,然后帶著太子一路向南撤去,現在阿富汗那邊兵力空虛,你們撤到那里,多少總還是會有一線生機的!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瞬間,王化行的后背猛然一顫。然后他的心里無數個念頭在那里翻滾著,這就是皇上的打算嗎?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王化行抬頭看著皇上,看到皇上在那里沉默不語的樣子,他知道皇上已經決定了。于是又問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那你怎么辦?”

    只是皇太子出逃,那么皇上呢?

    片刻后,王化行就理解了皇上的做法,或許也只有如此,能夠接受這一切,能夠保住愛新覺羅家的一點元氣,讓愛新覺羅家將來還有那么一點希望,有那么一點盼頭。

    但這一切的前提是什么呢?

    是皇上。

    現在皇上說出的這番話,無疑就是在向自己托孤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被冷落了這么長時間,居然在這個時候突然成了托孤之臣。想到這王化行的,心里不由得一聲長嘆。

    “朕……朕這次御駕親征,實際上已經知道結果了,朕是無顏回京的,即便是回了靖南,又能如何?無非也就是再拖延上幾天,明國是不會放朕一條生命的,也不會放過大清朝廷,待你撤到靖南后,朕會先與明軍決戰,決戰后,再率中軍撤往靖南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玄燁沒有再說話,他只是站在那里沉默著,似乎就在那里想象著想象著將來會發生什么。但是對于將來的事情,他已經做好了準備。

    而只是靜靜的看著王化行,盯著跪在地上的他,良久之后才說道。

    “朕今日托孤于你,太子,將來就拜托你了!”

    。
玩腾讯分分彩稳赢技巧 湘阴县| 海晏县| 舒城县| 咸宁市| 吉安市| 海林市| 喀喇沁旗| 花莲县| 若尔盖县| 客服| 荥阳市| 汉中市| 馆陶县| 始兴县| 彩票| 蒙山县| 宝应县| 平凉市| 河北省| 桐城市| 沐川县| 海淀区| 广元市| 类乌齐县| 新津县| 贵德县| 临夏县| 宜章县| 家居| 甘德县| 拉萨市| 什邡市| 望都县| 遂平县| 祁阳县| 洛宁县| 宜章县| 镇江市|